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1060 天前,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存在主义是乐观的悲壮。不再承认作为一切前提的意义是其悲壮之处,却能以积极的态度看待这一无意义,是一种乐观。